首页 > 媒体聚焦 > 信息详情

感谢你们 给了我坚持的理由

大学生入警网 www.51rujing.com 发布时间:2017-09-19 13:47 点击:0 来源:广东边防总队训练基地
【字体: 打印 分享

当现实赢了理想


  “男儿不当兵,岂不是一生遗憾!”入营之前,武汉理工大学船舶和海洋工程专业毕业的邱鹏,一直心怀梦想,那就是一定要参军。早在今年3月份,武汉军工712研究所就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他婉拒了研究所的工作,选择成为了公安海警学院的一名教员。此时的他正在广东边防总队训练基地接受为期半年的军事技能和业务知识的培训。

  但是,还不到两天时间,这位高材生心里就开始打退堂鼓了。他连连向带训班长贺家乐吐苦水。“我向往的军营是操枪弄炮的,是充满血性的;但现实却是骨感的:白天是高强度的训练,晚上还要挤在一间宿舍里,连一点自由空间都没有……”

图为带训班长贺家乐为邱鹏矫正动作

  除了初入陌生环境带来的不适应感,邱鹏更大的焦虑来自于自卑。以前,他是学校的佼佼学子。读研期间,就协助712军工研究所完成了多个科研项目,还是同专业内最早拿到毕业证的,一直都是导师的好助手,是同学羡慕的对象。而现在,他单杠一个也拉不上去;三公里训练,跑三圈就落队了;连最基本的齐步走,也会因紧张过度而“顺拐”……“我的人生好像一下子又从头开始学起。论学历,比不上入警的博士生;论军事,更是一塌糊涂。我似乎什么都比不上别人。”

   挥别象牙塔,从安静舒适的课堂转战一眼望不到头的单调重复的训练场,这份落差和冲击不断撕扯着他:当现实赢了理想,他该何去何从? 


当家庭撞上了梦想


  正当邱鹏饱受着肌肤和思想的双重煎熬时,从遥远的1066.2公里以外的安徽老家又传来了令人担忧的消息。

  9月5日早上9点左右,入营的第四天,入警大学生集训队副大队长曹栋找上了邱鹏,“邱鹏,你母亲来电话了,妻子昨天早产,孩子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哭。” 

  邱鹏听完心中一紧,算了算时间,比预产期早了两个月,孩子出生情况也不太好。回家——这是他当时脑海里唯一想法。

  “但是,刚入伍集训能请假吗?会批准吗?”邱鹏面露难色。“一切行动听指挥”是军人的使命,没有命令,他哪儿也不能去!

  连日来憋着的苦闷和家中之事齐上心头,邱鹏眉头锁得更紧,两手握紧了又松开,心中不住地打鼓:“如果不能批假,我该怎么办?”

  “赶紧打请假报告吧!”副大队长曹栋看出了邱鹏的为难,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说道:“基地的领导已经将情况和你的单位汇报了,不要着急,先回班里等消息吧。”

图为带训班长在训练间歇给邱鹏做思想工作

  “来集训前,爸妈还不停地安抚我,要我安心集训,家里的事他们能照看好。妻儿可能情况不太乐观,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打电话让我回去的。”邱鹏回到了班里,陷入深深地不安,低眉看着脚前方的一块空地,两手十指交叉相叠,放在两腿上不停地搓揉着。

  他没想到离家才60多小时,自己的“身份”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他是父母膝下懂事的儿子;结婚后,他是丈夫,是妻子依靠的肩膀;现在,他是父亲了,是儿子眼里的大山;入营三个月后,他还将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四种角色集于一身的他,一肩四责,有些不知所措:当家庭撞上了梦想,如何收拾“车祸”现场?


还好,有你们在


  “现在的医学技术很发达,一定不会有事的。”在等待批假的过程中,中队长李元洪和指导员周震见他待着也不说话,十分担心,守在他旁边安慰着说。期间,他俩还打电话向一些医院的亲朋好友询问相关情况和解决办法,从医学专业性的角度为邱鹏分析妻子的状况和孩子的病情,让他稳定情绪,保持冷静。

图为指导员周震安抚邱鹏

  不到一个半小时,请假报告就已审批通过了。上午十点半,邱鹏简单地收拾了几件衣物,副大队长贾阳阳开车将邱鹏送到了机场。下车前,贾阳阳用宽厚的右手紧紧地抓着邱鹏的肩膀,说道:“稳住,邱鹏,你是男子汉,也是一名军人,回去好好陪家人,会好起来的。”就这样,邱鹏带着战友们的关心,踏上了回家的路。

  下午三点半,飞机平安落地安徽安庆天柱山机场,邱鹏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此时,妻子虚弱地躺在病床上,麻醉已过的她还在沉沉地睡着,脸色苍白,手上还在输液。父母也憔悴了不少,眼窝深陷,下巴也浮出了青影。

  “爸妈,你们都辛苦了。”“老婆,你也辛苦了。”看着父母和妻子,邱鹏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眼眶不知不觉湿润了。

  “我俩恋爱三年了,结婚也才半年多。妻子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也一直很支持我。”邱鹏说道,“她是华中科技大学化学专业的研究生,本来她在武汉已经谋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由于我的选择,恰逢她又怀孕了,妻子便辞去了武汉的工作,随我先回了安徽老家养胎。”

  来花都之前,邱鹏陪妻子做孕检就查出胎位不正,妻子时不时还会有腹痛的症状。就在临行的前一周,妻子就已经因腹痛发作留院观察了。“那段时间,妻子的状态一直不太稳定,而报到的日子越来越近,我心里真是又急又气。但是妻子不断地安慰我,让我安心入伍”是父母对家事的操持,是妻子的坚强和理解,才给邱鹏吃了一颗“定心丸”,安心离家,奔赴花都。

图为邱鹏儿子(医生用手机拍摄)

  邱鹏静静地守在妻子的床前,直到妻子醒来之后才再次动身前往下一站——他刚出生的孩子还在儿童医院育婴室的保温箱内。医院规定,育婴室除医生外其余闲杂人都不可以进入,从外面也看不到里面。邱鹏只能通过电话告诉医生孩子的编号和姓名,然后再从听筒里听着医生汇报孩子的情况。

  “医生说,孩子已没大碍,只是由于早产的缘故,血糖偏低,心率较慢,所以才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一出生就哇哇大哭,现在医院在给孩子补充营养液,还需要在保温箱内待上一个多星期才能出院。”医生的话让邱鹏一路上提着的心安定下来了。

  邱鹏在安徽老家待了四天,家里一切都渐渐好转,便赶在收假前回到了花都训练基地。“这一次,我是定下心了。妻子都能忍受分娩的痛苦,跨过鬼门关;我的孩子也正在度过虚弱期变得强壮。我更加不能退缩和气馁!我也要淬火成刚,成为更加坚强的人。”

图为邱鹏归队后参加训练

  “这一趟回家,邱鹏确实改变了许多。不管是训练,还是学习都充满了干劲。他之前最抵触的单杠训练,现在都能拉上三个了。”带训班长贺家乐感叹着邱鹏的变化,记录着邱鹏的成长一点一滴。

图为邱鹏在给妻儿写家书

  不久,集训队组织全队官兵写家书,邱鹏除了写给父母和妻子,决定要给刚出生的儿子写一封。“邱毅,无法陪伴你成长中的每分每秒,爸爸心存愧疚。你刚呱呱坠地,还听不懂话,给你写信,一方面便于你日后感悟爸爸的人生经历,一方面是爸爸想立下誓言,努力拼搏,回报那些与我一同关爱呵护你的人,是他们的理解和支持,让爸爸能够同时肩负起父亲、丈夫与军人的三重责任!”(文/黎珍)

相关信息

大学生入警网

八一军恋相亲